盛年育英才,休致參書禪, 筆硯益耕讀,神融逸翰暢素懷。----- 張光賓

盛年育英才,休致參書禪,筆硯益耕讀,神融逸翰暢素懷。----- 張光賓


「中國書法學會」成立於一九六二年,是最早向內政部登記立案的書法社團,當時的台灣書壇正由書法活動的沉滯轉為復甦,書法界有志之士感於發 揚傳統書學之必要,集合中原渡海來臺書家、文士與臺灣本土書人成立全國性唯一的書法團體。四十多年來,在于右任、馬壽華、曹秋圃、李超哉、王壯為、劉延 濤……等大老及程滄波、王愷和、陳其銓、連勝彥、釋廣元等歷任理事長的帶領下,發揮了組織功能,凝聚了書法傳承的共識,無論創作展覽、理論研究、教育推 廣、國際交流等都有顯著的成果展現,在八0年代人民團體組織開放以前,中國書法學會無疑是台灣書法界向心力之所在。現今已遞任到了第十五屆,理事長謝季芸 乃一有氣魄、有膽略、不讓鬚眉之女性傑出書家,甫上任便亟思有所作為,其所聘任之得力助手游美蘭秘書長,為黃金陵先生小山樓書齋之入室高足,心思細密勤奮 務實,年輕有幹勁且熱心服務,余深慶中國書法學會得勇於任事之人,而寄以厚望焉。
 
美蘭女史,台北大稻埕人氏,一九五四年生,畢業於台大中文系。於小山樓學書十年間,篆隸楷行草乃至現代書藝都勤加研習。金陵先生承傳曹秋圃先生的書 道禪,指導學生重內觀自省,以練字代參禪,視修習書法為心靈道場,以技法、心法雙管齊下,其課勉弟子在生活上體悟儒釋道的智慧並將之融貫於書法表達之中, 復將書法上的哲理實踐於生活處事的獨門教學,深具特色而富影響力,美蘭女史與眾多小山樓弟子遂承傳汲取了這樣的特質。

美蘭女史的隸書初習漢隸禮器、史晨、乙瑛、西嶽華山等碑,繼之臨寫鄧完白、吳缶翁、陳曼生、伊汀州、吳讓之、曹秋圃等大家,觀其近作,有史 晨碑筆法的端莊嚴謹、華山碑的開闔跌宕,時而厚重沉穩,時而疏秀婀娜,表現規矩法度者結構緊湊、齊整勻稱,凸出靈動活潑者波磔秀美、剛健婀娜。篆書方面, 於金文擷取散氏盤之渾厚樸拙,小篆則植基秦嶧山刻石、泰山刻石、瑯琊刻石,其次參酌鄧完白、吳讓之、楊濠叟、吳清卿、吳缶翁、黃牧甫、奚墨蓀等名家之筆法 意趣,頗得力黃牧甫明淨雋秀、自然樸雅的風格,故自運作品寫來樸厚勁健、饒富神采。由於鍾情行草的研習創作,故虔心孫過庭的「書譜」、懷素的「小草千字 文」、文徵明的「屈原離騷經」、祝枝山的「東坡前後赤壁賦」等經典書蹟長篇大作之反覆追摹,近期作品於揮灑如意中展露岀氣勢十足與痛快淋漓的情調,顯示她 在溫柔婉約之外,也有灑脫率性的一面。

處在這個資訊爆炸科技日新月異的時代,世人輕蔑固有文化而去禮義日遠,識者無不憂心忡忡而亟思挽救之道。予謂練習書法使人靜心斂性變化氣 質,乃為修心養性昇華塵思之最佳管道。昔人謂心正則筆正,謂書法之要首在心正,蓋若心不正,則放僻邪侈無所不為;能筆正而心正,則潛移默化,氣平德和矣。 書法之學雖只一藝,實則為真、善、美之表徵,關乎社會人心之正邪,一個人胸羅萬有,書卷之氣自然溢於字裡行間,暴力乖張之氣也就自動闢除了。所以由個人靜 心習字,推而影響身邊的人,則社會風氣之撥亂反正便可指日而待;況且鋪紙提筆寄情書法尚可以反映內在的興、觀、群、怨,長期練字有助於氣血循環、養氣健 身,久而久之必神志清明、延年益壽。近日報章登載醫生認為書法有預防醫學之功效,美蘭女史亦同意書法與音樂、美術一樣,不惟有預防醫學之功,更有藝術治療之妙。同時也是中華民國書法教育學會副秘書長的她,受知於蔡明讚理事長,得其點撥與關注,故於書法教育之推動亦極用心,冀望她於書法文史活動之舉辦能一展長才,透過書法教育發揮其對人、對社會的醫療功效。

「操千曲而後曉聲,觀千劍而後識器」,人生是一連串不斷的學習進境,能專心致力一事必能「十年辛苦不尋常」,美蘭女史具巧手慧心兼之勤學好古,無論傳統書法或現代書藝已多有可觀,何況正當盛年,生活與書法已結為一體,更視之為往後學習與追求的生活目標,吾見其未來必有較大的揮灑空間。楊守敬 在「學書邇言」中有云:「學書之要,一要品高,品高則下筆妍雅,不落塵俗;二要學富,胸羅萬有,書卷之氣自然溢於行間。」觀其勤學精進的精神與樂在其中的 態度,吾知其來日必有所成,更寄望她於書壇能發揮影響力以裨益世道人心,乃欣欣然樂為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