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契龍游鳳翥章 ◎適 評

│游美蘭書法展
♦展覽時間:95年9月23日至28日

♦展覽地點:臺北市中華路 「國軍文藝活動中心」
♦開展茶會:95年9月24日下午2:30


現任中國書法學會秘書長的游美蘭女史,是近年來我所遇到的書法學習者中成績卓越的敏學之士。大約在二○○三年間,有一回參加一德書會活動,素心女史拿出她 剛出爐的作品集│是她教職退休,任教的臺北市南港高工為她舉辦個展八十餘件各體書法作品中的精挑細選。我大略瀏覽後發現無論用筆結字、章法布局都相當老練 穩當,既有師門風致也不乏個人的筆情墨趣,直覺應該是個老手,好奇之下請教她習書的期程,她答說大約近七年,這使我不禁瞠目,想六、七年而有如此佳績,可 能早年已奠基礎,紮有根柢,中途輟耕再拾筆硯。美蘭女史說,自學生時代因入選學校排球校隊(曾打入國手選拔),大量時間投注球場運動,畢業後擔任教職、成 家,除相夫教子,也仍醉心排球比賽,其間復分神研究高中國文科多媒體教學光碟(曾獲獎)。真正染翰學書是始於一九九六年暑期參加中國書法學會舉辦「高中國 文科教師書法教學研習」,時任輔導員的現任中國書法學會謝季芸理事長,介紹她到黃陵先生「小山樓」書塾拜師才正式開啟她循序漸進對書法藝術的涉獵。黃金陵 先生為臺員大書家曹秋圃「澹廬」門下卓有成就的一株奇葩,曾獲「中山文藝獎」(澹廬門下只他一人獲得),不僅書技入澹廬堂奧,更入古出新獨樹個人風貌,各 體兼擅,於書理亦多有發明闡說,出版「書道禪觀」、「書道禪心」行於世,作品集多種如黃金陵書法集、梵音墨緣、小山風月集、文字藝術(現代書藝)、七體千 字文……等,以技法、心法啟迪門下,二十多年來從學者數百人,其中習書有得,分別成立一德(已廿五年)、一鐸、一諦、一樂四個雅集書會,而優異穎悟之士, 黃金陵先生輒鼓勵他們舉行個展,而做為門生書法展品的把關者,他的態度向來是嚴格的,因此凡舉辦個展者大抵五體均善、自運流便,且多半涉獵新書藝創作,更 積極研習詩詞以提升內涵學養。在這樣一個師門影響顯著的學習氛圍中,美蘭女史以其中文系舊學根柢深厚的特質,加之自幼對書法的喜愛,中年書法研習的機緣, 更重要的是天生運動員求上進、不服輸的性格,促使她在短短幾年間已窺得書法藝術的堂奧。
 
美蘭女史別號素心,一九五四年生於臺北,臺灣大學中文系畢業,在入「小山樓」之前已有柳公權楷書的基礎,二王行書蘭亭、聖教也略有涉獵,故黃老師囑 以習漢隸:禮器、史晨、乙瑛、華山等,之後臨習清人鄧石如、吳讓之、伊秉綬、陳鴻壽、吳昌碩以至曹秋圃,臨帖至筆法熟練,字形穩當,便開始自運,首先選定 書寫詩文,然後查檢隸書字典,經多次布局習寫修改,至漸能掌握全幅氣勢方交給老師批閱指正,由於反覆筆法、布局、章法的修正調整,其隸書體勢逐漸表現出個 人的意趣。在大學時期曾參加書法社,指導老師為書印名家薛平南先生,初學的是秦泰山刻石和嶧山碑。在小山樓習篆主要取法鄧完白、吳攘之、楊沂孫、吳大澂、 黃牧甫、吳昌碩、奚南薰等一些隨處可見的字帖,臨習一段時日後便開始自運,由於融滙諸家筆法並非易事,因此往往採取或小篆勻整造形,或參金文、石鼓較率意 的金石氣息,但特別留意藏頭護尾的中鋒運筆,這主要是從散氏盤的臨寫中得到的體會。

在行草的學習方面,因十分心儀小山樓業師氣勢磅礴如瀑 布直下的草書寫法,故著意臨寫黃山谷、祝枝山、文徵明的長篇大作,並對孫過庭書譜、懷素千字文、王羲之十七帖的筆法細加揣摩,近期所作蘇東坡前後赤壁賦八 條屏,取法祝枝山造形意趣,用筆翻轉跌宕,字勢連綿酣暢,可見其敏銳的觀察力與漸趨得心應手的運筆。趙子昂云:「學書有二,一曰筆法,二曰字形,筆法弗 精,雖善猶惡;字形弗妙,雖熟猶生。」此語的為經典之論,當今有些寫家每因標榜個性、創意而恣筆塗寫,甚或刻意表現筆畫之生拙、字形之離離落落,雖自以為 返璞歸真,殊不知毛筆的運使能表現書法造詣,乃是透過一定的技巧並長期鍛鍊的結果,這就是書法藝術的本質,也是它的靈魂,設若捨棄精純的筆法,那書寫成了 文字塗鴉,何來藝術價值,至於字形可以欹側險絕,然也須符合造形美的要素,傅青主「寧拙毋巧,寧醜毋媚,寧支離毋輕滑,寧粗率毋安排。」這拙、醜、粗、率 絕非恣意塗抹、拋棄筆法的擋箭牌,乃是針對明代臺閣體流風筆調滑熟、缺少個性的針砭。當然處在自明中期以下行草名家輩出,個性突出、尚態浪漫書風超邁前代 的氛圍中,傅山想要的是標新立異、突破古人樊籬,為自己的創作找一個位置,至於在追求新意以迥出古今的過程中並非所有的嘗試都是成功的。

美蘭女史近幾年來各體都勤加臨習,並檢索字典、自運成篇,且廣泛觀覽歷代名作,悉心揣摩其筆法字形,每週提出作品向小山樓業師請益,往往反覆修改十數遍以 上,故在用筆結字方面領略極多。清人梁巘謂:「學書如窮經,先宜博涉,而後反約,不博,約於何反?」當前拜印刷科技之賜,古代書法名蹟原色重現,甚至複製 如實,這對於學習書法助益莫大,海內外碑帖出版品琳瑯滿目數以千計,稍加搜羅則古人妙筆佳構盡收眼底,透過睿敏的學習力,三、五年而知筆法、造形,十年而 諸體盡擅、技藝並臻的書法學習者常有所見。當然書法之作為傳統文人藝術,卻也不僅是技法而已。還有學問修養、人品氣質、創意審美……等,它已是一個涵概面 廣袤的藝術、學術門類、體系,簡括說就是包括了技、藝、道三個層次境界。涉入書法領域,對於表現書法美的技法之研練必至精熟方能在創作時揮運自如,使作品 達於藝術的水準,然而書法所呈現的形神種種卻流露著書寫者的一種氣質,何紹基言:「書雖一藝,與性道通。」性者,人的才性、個性、品性、悟性;道者,自然 的規律、道理,蔡邕說:「書肇於自然,自然既立,陰陽生焉,陰陽既生,形勢出矣。」大自然(包括人生)許多道理,例如動靜、虛實、剛柔、大小、輕重、疾 徐……在書法中可以體現,而書法裡的一些現象又可以外化到自然界,像折釵股、屋漏痕、錐畫沙……,一個長期沈潛書道者,其內在修持、外在感通一寓於書,故 清人莫友芝也說:「書本心畫,可以觀人,書家但筆墨專精取勝,而昔人道德、文章、政事、風節著者,雖書不名家,而一種真氣流溢,每在書家之上。」古往今來 許多人以善書名世,一些人以創新風格擅勝,較少人以道德、風節居書史要津。當然「書為心畫」、「書如其人」主要在強調書法技藝表現背後的那個書卷氣、文人 風,並揭櫫書法的最高境界應該就是人生的投射,從而提醒學書者不僅戮力於技藝的追求,對於道的探索(澹廬老人的書道禪即是一例),實踐也深富意義與價值。

研習書道最基本的是不能外於技法,以當前方興未艾的實驗書法、造形書法、墨象……,如果要承認其仍在書法的範疇之內,則字形、筆法、墨法、結構等原理不能拋 棄,一旦拋棄則就該歸入現代書藝體系去了。前者與西方抽象表現繪畫的最大分野乃在於字形與訓練有素的筆法,抽象表現主義固然表現黑白、虛實、濃淡、造 形……,但畫面上只有筆觸、墨韻,卻無法提供字義的理解與禪、道的想像、冥思。美蘭女史一方面在傳統各書體的筆法、字形上琢礪,書寫條幅、對聯、斗方、扇 冊、屏條、榜額……等形式的作品,一方面也嘗試少字造形的「文字藝術」(黃金陵先生作品指稱),觀看她的一些格式自由的試作,頗能看出她在造形、墨趣、筆 情鍛鍊上的著力,當然這或許是一種墨戲,但對於書法之走進大空間(公共建築)、小格局(居家)較為視覺化的發展有一定的意義,此外由於少字造形極為空間性 的表現技巧之探索,反過來對於促進傳統作品的書寫在篇章布局、行氣形勢的熟練上恰有裨益之功。

美蘭女史習書勤敏精進,表現在字裡行間,隱 約透出的是一股昂藏大氣,這或許可從幾個方面來理解,首先是她長期作為運動員的特質│剛健婀娜;其次是澹廬、小山樓一脈專業的書藝血統;其三是個人敏銳的 書藝感悟能力;其四是廣泛取法與師友交游的獲益。當然,對於習書十年有成的美蘭女史而言,階段性的成果固不足為傲,但這分成果礎石對於未來書藝創作的煌 發,卻是不小的助力。當今國際書藝蓬勃興盛,寫家輩出、好手如林,作為書法學會祕書長的她,將有更多機會接觸書法的人、事、物,相信各種「字外功」必能逐 日堆叠她在書法成就上的高度,茲以小詩一首作結,並祝其丙戌金秋的個展一鳴驚人。

習武修文教職忙,小山十載墨華香。神融筆暢鵝行帖,心契龍游鳳翥章。
動靜開闔歸腕底,露藏虛實任胸堂。掄球運筆同一妙,腹納詩思氣韻芳。